白天念经,晚上开演唱会,这个日本和尚太酷了!

      2018年,
一个日本和尚唱的《般若心经》在中国火了。
这个和尚叫药师寺宽邦。
他自己作曲、组乐队已经15年了,
乐队名叫“喫茶去”。
这一次心经的重新编曲,
意外地受到观众的青睐,
观众都说“早午晚都会听”,
“一下子对佛教产生了很大的兴趣”,
“一直记不住般若心经,听了之后就记住了”。
39岁的宽邦,7年前开始修行,
继承了家里400年历史的寺庙,
现在是日本海禅寺第16代的副住持。
前不久,他来到浙江普陀山沙滩参加音乐节,
人们都在诧异,
“啊,唱歌那么好听,居然是个和尚。”
自述 | 药师寺宽邦 编辑 | 陈星
我叫药师寺宽邦,差不多花了三年时间,我制作了这几首不同版本的《般若心经》。
这一次在浙江普陀山观音灵场这样一个佛教场所,参加音乐节、唱般若心经,也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去年我听说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也有很多人在听,很惊讶,因为这几首《般若心经》是按照日语的读音念诵的,还能受到中国观众的喜欢,我真是很高兴。


我的另一个身份,是日本海禅寺的第16代副住持。我是七年前开始进佛门修行,现在做僧人已经第5年了。
寺庙里的事情是由我和父亲共同打理的,我有演出的时候,就由父亲主管寺庙。
我今天穿的这件衣服就是每年我在8月1日到15日的打扮,早上更衣后行法事,属于最轻松最普通的样式。
大学毕业后,逃避继承寺庙,组建了乐队
海禅寺位于日本爱媛县今治市,最早可追溯到江户时代中期,大约有400年的历史了,是属于临济宗、禅宗的一派。


海禅寺
日本文化很不可思议,有世袭制,要继承家里的寺庙和家族的僧人衣钵。
我是从小在海禅寺听着父亲的教诲长大,到了青春期,就觉得这样去继续当僧侣,只是走上了别人给你铺设好的道路而已,一时没法接受。
那时我开始对音乐产生兴趣,也算是一种逃避的方式吧。后来也曾远离家乡去旅行,又上了大学。我就一直对我父亲说,再等我一段时间。因为我没找到一定要去修行的意义。
期间,我也一边一直在做自己的音乐。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,大概2003年,我去上了声乐学校,然后和学校里的三个朋友一起成立了乐队。
但三个人都是唱歌的,不会演奏乐器,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就努力去学习乐器。学好了以后一边演奏一边三人合唱、和音,也唱自己创作的歌。
后来就正式成立了Kissaquo乐队,Kissaquo是佛教用语,禅语写作“喫茶去”,简单说意思就是“一起去喝茶吧”。用佛语来给乐队命名,其实就是因为从小在寺里耳濡目染,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影响。
2007年,我们作为职业乐队出道,目前为止一共出了5张专辑。
喫茶去的歌基本上都是我来作曲,歌曲风格说是流行也好,民谣也好,其实唱的都是关于家人、朋友,关于故乡的事情。
寺宽邦在京都天龙寺修行了两年
抛下一切去修行
乐队出去演出,收到很多观众的反馈,有人说“你的歌让我回想起了自己的祖父”,“谢谢你,我想起了我的爷爷”。
那时候就想,莫非自己做音乐和父亲做法事没什么不同?同样是表达对亲人、逝者的思念和感激之情?就这样,我对修行产生了些许兴趣,想着什么时候去修行吧,这件事情在我心里算是一个转折点。
其实我的父亲也很喜欢音乐,所以对于我做音乐,他并没有太多的否定,而是一直对我说“要加油”。但同时他也希望,无论如何我能把寺庙延续下去,因为他只有我一个孩子。
所以在乐队成立9年的时候,我结完婚,就去了京都的天龙寺修行,整整两年。
修行非常严格,既没有电视也没有冰箱,连手机也不能用,完全不能玩音乐,基本上是抛下一切去修行。每天几乎就是坐禅,做侍僧,打扫寺庙。冬天赤脚在周边行路,日本话叫作“takiatsu”。
但出来之后,回想起这两年的时间,其实非常宝贵。
要是说有没有开悟?我觉得是没有(笑)。但我渐渐明白了自己喜欢什么,想要做什么。在修行期间,一边做僧人一边继续音乐创作的想法,也变得更坚定了。
想要歌颂日常,正所谓“一呼一吸皆是业”
修行出来之后,我和妻子,一家人就回到海禅寺生活。我也重新开始唱歌,唱了很多有关故乡的歌,但更想要唱家人、父母,身边存在的人和事,每天的日常。
通过修行,我也有一些感悟。我们经常会以为现在拥有的生活,是理所当然的,但实际上并不是。大家经常忽略、遗忘了身边的细节,也会和家里人吵架。
我想写歌提醒大家,不能忘记对周围人的感谢之情。
比如有一首歌叫做《手》,是以“连结”为主题创作的,手是为了把人和人联系在一起、共同生活而存在的,并不是为了伤害或是贬低别人。
还有一首叫做《日常》,这首歌总结了自己在修行期间所想到的一些事情,歌颂每天的日常其实是日积月累的奇迹,正所谓:一呼一吸皆是业。
日本其实是一个受佛教影响深远的国家,日本人都说自己没有宗教信仰,但其实是没有发现本来就身处于佛教之中,我想中国也是如此。
2016年,在爱媛县一个叫做松山的小城,乐队要在那里的市民会馆举行演唱会,我就想说能不能自己来做些不一样的开场曲目,加一点不同的音效,便冒出了一个想法:加入诵经的和声会怎么样?
对于改变传统形式这一点,以前其实我挺抵触的,但那一次就想试试看。
改编心经后,最先还是给妻子听的,因为我妻子出身在普通家庭,后来才到寺庙里生活,她听了以后说,“这不是很好吗”,给了我很多鼓励。
演出那晚,我没有加任何旋律,只是自己念诵经文,重叠七个声音合唱,加上吉他和打击乐。
意外的是观众都拍手鼓掌,还有观众和我们一起诵经,最后大家还用手一起打拍子。我们也很吃惊,大家能够对我们的音乐接受到这样的程度。
后来视频在网上传播出去了,得到一些观众的回馈,比如“虽然迄今为止没有宗教信仰,但是对佛教产生了很大的兴趣”,“虽然一直记不住般若心经,听了你们唱《般若心经》之后能记住了”,“家里儿子是小学生,每天都在听”……
我就觉得,像这样唱心经能和大家连结在一起,必须要持续下去。
如果说我重新编曲心经,有没有什么秘诀?其实完全没有。我自己也入迷了,觉得很有意思,一边享受一边创作。


《般若心经》专辑
于是在众多朋友的帮助和安排之下,花了三年的时间,终于在今年5月发行了《般若心经》这张专辑。
整个专辑全部都是《般若心经》,但诵经的方式有两个版本。合唱版本就是在天龙寺拍摄MV的这一版。还有一个托鉢版,速度稍快一些。
这两个版本由不同的人进行编曲,各种编曲的版本加起来,一共11首心经。
还拍摄了一个MV,得到了我师傅的批准,就在天龙寺以前晚上坐禅的地点拍摄,还记得那天是早上四点钟拍的。天龙寺是个非常漂亮的寺庙,从室町时代起到现在,700多年来,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。
现在经常会收到“一边跑步一边听”,“睡觉之前会听”之类的反馈。让般若心经和佛教,能够陪伴大家的日常生活,这也正是我的目标。
当然也有批评的声音,说“这不是经文”,我也没有多想,就积极地接受这些意见,全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。
现在也不断在探索心经和不同曲风、不同国家的乐器结合,也尝试和不同的音乐人合作。
乐队到现在15年了,我想一直做下去
喫茶去乐队从成立到现在已经15年了,我是个音乐人,同时也是僧人,但不是身兼二职的感觉,而是借由音乐这种方式,能够向大家传递佛教。
现在日本的佛教也处于转折点,日本原来就有所谓的檀家制度,在江户时代寺庙承担类似政府的功能,由僧侣来管理一户人家,做法事和丧葬,这样的制度一直延续下来。
发展到今天,和尚酒吧也好,电音法会也好,各种佛教活动越来越多,还有在日本寺庙里练瑜伽的……而我从小就希望能做音乐,通过音乐构建一个给民众享受的场所,是我最终的目标。
可以唱心经给大家听,让更多的人再一次感受到般若心经的能量,通过音乐来推广佛教,这件事我想一生都要继续做下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